药品集采、每品种中选企业不逾越3家”,这是谁想出来的主意?



导读:

新我国成立70周年之际,许多医药人仍思绪难平,因09-24国家集采的惨烈作用,让人难以见到未来做仿制药的期望。经济社会,仅谈情怀和担当是没有意义的,还需面包和赢利。全部问题的本源,在国家医保局拟定的“每品种中选企业不逾越3家”规定,这使得吃力吃力通过一致性点评的企业,还需面临同品种企业的竞相压价和有你没我。 
​

这个“3家”始于2017-08-25原CFDA发布的“总局关于仿制药质量和作用一致性点评工作有关事项的公告(2017年第100号)”第十九条:同品种药品通过一致性点评的出产企业到达3家以上的,在药品集中收买等方面不再选用未通过一致性点评的品种。政策初衷是鼓舞企业加速展开和通过仿制药一致性点评,没想到国家医保局改为了“集采仅中选3家”,这不只“不给好学生颁发奖学金”,还构成“群众斗群众”现状。 

未来集采、医保局只要挑选过评药物逾越3家的品种就是;企业也不必再心急火燎地抢前三名,只要成本够低、价格够狠,即便第10家过评,也能通过新一轮招标干掉对手。如此,必将构成“没有最低、只要更低”的恶性循环,药品质量可想而知、无须赘述(按《我国药典》查验毫无意义。别忘了,一致性点评前的药品也都是按药典查验合格的,可临床作用就是不给力) 

      更可怕的是:这种超低价会令企业费尽心机降低成本、直至难以为继;同时令患者疑窦众生,发作激烈的不信任感,服用后引发“公然不好使”心态,随后激烈要求医师二次替代、换回原研药。业界同仁都在问: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且很快就要步入老年化社会,仅有3家合理吗?

      为什么不是13家或23家?为什么要束缚招标家数、重回计划经济时代?难道领导要通过行政干预来促进职业集中度?难道职业集中了,制药业就腾飞了?

众所周知:印度2万家药企,换来的是生机盎然和百家齐放;日本更是每一品种均有十几家~几十家仿制药被批准上市和厚生省医保局全部招标收买。不要仅注重美国,我们应放眼全球;这个世界上除了美国,还有许多值得仿效和借鉴的国家。主张医保局在最短时间内做出“让所有过评药企中选”的调整,如此企业间就会平心静气、报出合理价格,如此才华体现“做好人有好报”的天理,否则下轮招采,会有更多企业肆无忌惮、穷凶极恶,不顾全部中标的。虽然时间会证明全部,但往往等到成果出来为时已晚,期望我国药品招标准则能及时纠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