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局管控耗材价格正式落地行动!


《通知》明确具体实施程序:


一、海虹公司每季度对平台挂网医用耗材价格与此产品在广东省内其他城市近两年最低招标价进行比对。


二、交易平台挂网耗材价格高于广东省内其他城市近两年最低招标价的,海虹公司应及时与其生产企业(或者进口产品总代理商)协商,要求将该产品在平台的价格调整为广东省内其他城市近两年的最低中标价。


如果对平台调价无异议,则海虹公司在平台上直接进行调价,并告知相关公立医疗机构。


如果对平台调价有异议,海虹公司应要求其提供相关维持珠海医用耗材价格的原因说明,并将相关审核情况报送珠海医保局。


此外,《通知》还要求,海虹公司每季度的第一个月内要将上季度平台挂网耗材价格比对及调整情况报送珠海医保局。


通知发出,信号明确。大方向上,医保局管控耗材价格先从高值入手,再具体的战术层面,不是简单粗暴的发文要求降价,而是通过已建立的渠道来疏通,先调平各地市的耗材价格,实现地市耗材价格与省内地市价格联动机制。


单纯就“移交的函”看,称得上是自“去年3月份新组建国家医保局并明确其主要职责是主管药品耗材价格”以来迈出的第一步,也是实质性的一步。不过,还没有提出移交后的具体工作开展。


紧接着发文的黑龙江和内蒙古,也只是明确“职能”的移交,无下文。


黑龙江是发改委和医保局对接该省耗材采购平台的建设;内蒙古医保局是负责制定耗材招标采购政策并监督实施,指导耗材招标采购平台建设。


这些都不如珠海市医保局发文管控价格来的直接。像是手持锅拍,一把盖下去,高低不平的价格先平了,再进行下一步。


值得注意的是,珠海医保局的这一动作,结合不久前广西和海南医保局牵头耗材集采的相关政策,高值耗材、价格联动将成为2019医保局管控耗材市场的关键词。


海南省的通知里宣布,将对海南耗材交易系统与省际联盟耗材交易系统进行整合。同时,要求生产企业必须对比筛选海南库和联盟库中相同高值耗材价格,高值耗材市场,价低者得。


广西自治区卫健委、医保局等8部委发布《广西壮族自治区高值医用耗材阳光采购实施方案》要求,将13大类高值耗材挂网限价设定为由陕西牵头的15省高值耗材采购联盟挂网价作为最低限价,并且实行联盟内数据共享,联动调整。


随着多省份政策的不断发出,医保局管控耗材市场的思路也越来越清晰,2019的耗材市场继续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