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一谈基因编辑婴儿


2018年11月26日轰动世界的报道基因编辑艾滋免疫婴儿,引起了轩然大波。和大家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在这份伦理审核申请上,提到曾开展了动物实验研究。那么动物实验是哪里做的。

南方科技大学发表声明表明,贺建奎副教授已于 2018 年 2 月 1 日停薪留职,离职期为 2018 年 2 月~2021 年 1 月。并且此项研究工作为贺建奎副教授在校外开展,未向学校和所在生物系报告,学校和生物系对此不知情。

我们排除了动物实验是在南方科技大学做的。

是不是在伦理审核申请的单位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

通过中国实验动物信息网进行许可证查询,此医院无实验动物使用许可证,即此医院并无开展动物实验的资质。

那么是不是贺教授参与的单位呢。

来自丁香园报道,贺建奎是 7 家公司的股东、6 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6 家贺建奎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分别为: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瀚海创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珠海瀚海创梦科技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珠海南柒君道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因合医学检验实验室、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还是通过中国实验动物信息网进行许可证查询,这些单位均无实验动物使用许可证,也就是说这些单位都没有开展动物实验的资质。

和贺教授有关的单位都没有开展相关的动物实验,那这些动物实验在哪里做的。

除此之外贺教授提供的伦理审核申请没有提到发表过论文。百度学术上也没有查到贺教授相关的动物实验论文。而且网上的各种报道也没有提到有相关论文。虽然不能说没有查到论文就一定有问题,但依然让人感到疑惑。

 

科学家能够无视伦理么


我们先看一下知识分子微博发布「科学家联合声明」。

在过去发现血液循环的塞尔维特,提出日心说的哥白尼等科学家被基督教的宗教法庭烧死了。在当时的舆论看来这些科学家是反人类的,但我们现在看来基督教的这些做法才是反人类的。

那么基因编辑婴儿此事能和这些案例等同么。不能!

我们不是愚昧无知的欧洲中世纪。不是我们认为谁的研究不好,就烧死谁。很多人都认为这个技术非常好。但不能因为目的好就为所欲为。

联合声明也提到两点。

一,      这个技术很早就有了,但并不成熟。

二,      开展人体试验,需要足够的伦理审核。

我们开展的药物临床实验,也是通过人体实验。但参与人体实验的人都是自愿的,而且大多情况下这些病人都是想用新药物治疗疾病的。

而基因编辑婴儿,首先他们不是自愿的。而且艾滋病不是遗传病,他们是否会患有艾滋病只是一种传染的可能性。

仅仅是一种染病的可能性,就在非自愿的情况,应用并不成熟的技术,这在伦理无论如何也是说不通的。

 

真的能够免疫艾滋病么

在国内外有很多的文献,某科学家进行了某机理研究或许包含了动物实验,提示某疗法或某物质可以治疗某疾病。

但这么多的文献中,最终转化为新疗法、新药的非常少。

因为理论终归是理论。机理和动物实验,虽然能够证明某些观点,但在人体上并不能重现。人不是一堆理论组成的,人也不是小白鼠,不能够等同。

举个例子,很多人认为不开展克隆人是因为伦理问题,但实际上目前的技术水平根本做不到克隆人。

虽然有机理研究和动物实验表明通过对 CCR5 进行基因编辑可能阻断霍乱、天花或艾滋病的感染。但不等于基因编辑婴儿真的能够免疫艾滋病。必须要通过人体试验来证明。用艾滋病病毒去感染这两个孩子,这在伦理上怎么也不行啊。

 

艾滋病免疫婴儿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性,但贺教授的团队却将此当成结果来进行宣传。除了伦理之外,这也不是一个科学家应有的科学态度。